快速卷帘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快速卷帘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美国页岩气革命进行时-【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20:00:11 阅读: 来源:快速卷帘门厂家

美国页岩气革命进行时

中国页岩气网讯:历经40多年的美国页岩气开发,正在撬动未来几十年的全球能源格局。

最近这段时间,美国本土天然气价格止不住下跌,每英热单位(BTU)3美元上下的价格对美国能源业产生巨大冲击。

美国锂电池制造商Altair Nanotechnologies的首席执行官艾利克斯·李(Alex Lee)告诉本报记者,低廉的天然气价格成为新能源领域的重大挑战,挤压新能源的利润空间。这家被中国珠海银通新能源公司收购的美国企业,和其他许多新能源企业一样,已部署在中国等市场的战略投资发展计划,因为后者的能源供应结构完全不同。

低廉的天然气价格也正在影响到其他传统能源。国际能源署近日报告预测,美国煤炭消费量将持续下跌,主要是因为页岩气革命推动了本土的天然气供应量,电力公司开始减少煤炭的使用。但同时中国、印度和其他新兴市场对煤炭的需求将会持续增长。

天然气价格下跌,来自于大量储存的页岩气。

“按照现在的供应和存储规模,美国恐怕永远都不需要进口天然气了。”麻省理工学院能源和环境政策研究中心教授亨利·雅各比(Henry Jacoby)半开玩笑式地告诉本报记者。他带领的页岩气研究小组一直致力于跟踪美国的页岩气革命。

根据美国能源署的数据,2011年美国天然气开采总量达到28.6万亿立方英尺,净生产量达到23万立方英尺。由于天然气价格走低,2012年的开采量略有下降,但预计全年也会达到开采总量约24万立方英尺,净生产量约20万立方英尺。

其中,美国只用了5到6年的时间,就使得从页岩中提取的天然气产量占到总数的三成左右。到2035年,这一比例将达到49%。

尽管不是世界页岩气探明储量最大的国家,页岩气革命正在改变和推动美国能源业的重组,使其在进入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内,在全球能源格局上占尽先机。

而几乎不可复制的“革命道路”,确保了美国未来几十年的能源大国地位。雅各比在中国做完调研后认为:“中国的页岩气开发不会有美国这么快。在美国经历5-6年获得的开发成果,在中国可能需要20年的时间。”

私人部门推动革命

“真正开启页岩气革命的是那些小企业,而不是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等大型石油能源企业。”

2012年12月19日,挪威国家石油公司(Statoil ASA)宣布以5.9亿美元购买位于美国弗吉尼亚州西部和俄亥俄州阿巴拉契亚山脉地区的马尔采鲁斯(Marcellus)页岩气储备土地。

这是频繁的页岩气相关交易中最近的一个。此前,颇为引人注目的交易包括几年前中海油以10.8亿美元购入美国第二大天然气生产商切萨皮克(Chesapeake)能源公司的鹰滩页岩油气项目33.3%的权益,以及澳洲矿业巨头必和必拓(BHP Billiton)以47.5亿美元收购切萨皮克位于阿肯色州的费耶特维尔(Fayetteville)页岩天然气油田,以及该区的油管运输系统。

40多年前,德克萨斯州等地的一些小公司在研发页岩提取天然气技术时,应该没有想到,页岩气开发产业将成为多年后全球各大能源巨头的资本竞逐焦点,也不会想到,他们的决定自然而然形成了多年后的国家战略。

“真正开启页岩气革命的是那些小企业,而不是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龙等大型石油能源企业。”雅各比表示。

上世纪60年代末,页岩中存在天然气已经被很多人所了解,当时有这方面的相关博士论文,但技术和成本始终是最大的障碍。

对于能源安全的担忧肇始于上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使得美国担心自己的油气消耗殆尽。吉米·卡特担任美国总统期间,发起了东部页岩气计划(eastern shale gas project),旨在通过能源部提供资金支持研究,如何从页岩中提取天然气,使得此事在商业上可行。

但莱斯大学贝克研究室教授肯尼斯·梅德洛克三世(Kenneth Medlock III)告诉本报记者,政府方面的支持并不多,因为“这是一场赌博,谁都不知道结果会怎样”,是“企业家精神驱动了页岩气革命”。

梅德洛克三世同时为美国能源部提供页岩气政策咨询,并领导相关研究项目。

当时,天然气价格飞涨,在部分拥有现成天然气管道的地区,企业希望通过研发获得更大的天然气利润空间。与此同时,许多能源服务和供应企业意识到美国缺乏能源供应,比如斯伦贝谢、哈里伯顿和贝克休斯。他们积极在海外进口,研究如何将液化天然气运输回本土。

真正的转机来自于21世纪初,房地产商乔治·米歇尔(George Mitchell)的米歇尔能源开发公司在17年先后钻了30多口试验井,测试了多种钻井和地层压裂方法后,实现了页岩气的大规模商业化开采。

2005年之后,当大企业开始大规模收购从事页岩气开采的小企业,页岩气革命才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经济与政治的规模效应随之溢出。

“页岩气革命是一次能源的范式转移(a paradigm shift)。”梅德洛克表示,“革命会继续进行,因为美国已经选择从页岩中提取天然气,就不可能停止。这不仅是为了本国能源安全,也有许多政治考量。”

提振国内经济产业链

仅俄亥俄州的尤蒂卡页岩(Utica shale)地区的油气行业,2012年就支持了39000个就业岗位,创造15亿税收

页岩气开采量的惊人增长导致短期内美国天然气供应量猛增,价格狂跌,从而推动美国能源消耗的结构性变化。能源价格被持续平抑,美国在惊人的短时间内实现了天然气的自给自足。

国际能源署(IEA)预测,美国煤炭消费到2017年将下降14%。由于美国2009年已经取代俄罗斯成为世界最大的天然气生产国,一旦该趋势继续,那么这一比例有望继续降低。

“四五年前,美国一直致力于大量存储天然气,因而煤炭容易被天然气取代。”雅各比表示。

传统能源巨头在这一波浪潮下开始改变自己的产品组合,大力扩张天然气部门。埃克森美孚在全球范围内的天然气投资中,仍然以北美作为最大投资地区。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页岩气革命刺激了下一个能源革命的提早到来。

由于价格走低,2012年以来页岩气开采受到抑制,目前在美国拥有钻井的企业很少仅仅开发页岩气,而是会同时开发页岩油。

“在过去2-3年内,许多都转向了油井开发。那些应用在页岩气开发商的技术正在逐渐应用到页岩气的开发上。”雅各比表示。

他认为,在美国,控制能源开发行为纯粹是经济驱动:一旦天然气价格开始抬头,那么人们就开始持续开采天然气。按照他的预测,未来天然气价格将有上涨空间,到2015年仍然会维持在每英热单位5-6美元。

与此同时,页岩气开发的大规模进行,带动了美国相关产业的链式投资。

2012年12月中旬,根据化工巨头陶氏化学公司的估计,各家企业在过去两年中宣布的页岩气投资规模达到900亿美元。而在最近一波页岩气的投资热潮中,石化企业、能源企业、化肥企业及钢铁企业承诺或者正在考虑对页岩气领域进行高达数十亿美元的投资。

成本相对低廉的页岩气能源,成为美国工业复兴的助推力。

“化工行业受到的推动作用巨大,目前美国与日本、加拿大等国在该领域竞争激烈,而低廉的能源成本将帮助美国拥有领先优势。”

陶氏化学近日宣布,将在德克萨斯州及路易斯安那州的工厂投资40亿美元。

另外,梅德洛克认为,页岩气开发对交通行业,尤其是在大型军舰和大型车辆的能源使用方面将有协同增长的效应。

全球格局变化

美国的撬动作用仍然有限,全球性的能源格局大迁移仍然有待时日

2005年之后,各国页岩气开发均加快步伐,但美国的先发优势仍然保持明显。

页岩气技术开始广泛被世界各国公司通过资金运作等各种方式获得,并开发自己的开采技术,全球页岩气生产在未来30年内将进入黄金(1665.10,4.50,0.27%)期。

根据莱斯大学提供给美国能源部的研究报告,到2040年,美国页岩气的产量将达到整体天然气产量的50%,加拿大将达到三分之一,欧洲将达到25%,而中国可能达到8%。

“尽管欧洲和中国的页岩气产量比例无法和北美地区相比,但是却有效抵消了来自俄罗斯、北非的进口。实际上,欧洲的提增数额不仅将抵消依赖俄罗斯的进口,同时还能降低北海地区的天然气价格。”梅德洛克表示。

权威部门的数据显示,美国的石油进口近年来持续递减,其对外依存度从2005年的64.2%下降到2010年的49.3%。与此同时,由于在未来几年内美国天然气储量不断上升,天然气出口成为可能的选项,将再次使得其他传统意义上的天然气大国地位遭到动摇。

但美国的撬动作用仍然有限,全球性的能源格局大迁移仍然有待时日。

值得注意的是,全球页岩气开发并没能跟从美国的发展道路。

据统计,北美地区的技术上可开采(technically recoverable)页岩气储量大约在38万亿立方英尺。

这并不是全球范围内储量最多的地区。根据目前可以获得的公开数据,德国、瑞典的技术可开采储量在30万亿立方英尺,奥地利、中国和澳大利亚分别为40万亿、45万亿和50万亿立方英尺,而波兰的储量更是达到了120万亿立方英尺。

但资金国有化、设备老化、地理位置偏远等诸多问题,导致其他诸国的大量开发举步维艰,致使全球的投资热情依然聚集于北美地区。

在制度层面,国有化问题首当其冲。美国等基本靠私人经济驱动的页岩气研发和开采,由市场掌控供需平衡。而在拉美和亚太不少国家,举国制定页岩气开发计划,将开发重任交给国有企业,使得外部投资很难进入这一领域,让企业难以进口所需要的开发技术并输出利润。

同时,许多国家对于页岩气开采持拒绝态度,因为其生产过程有可能扰民,美国人口稠密区也有法律限制开发。但是雅各比指出,由于美国拥有土地的人,也拥有地下采矿权和矿藏,他们能够通过页岩气开采来赚取租金和许可费,因此不会反对开发,也不会在政治上造成压力。

与此同时,良好的管道传送等基础设施建设是前提。而先期大量的投入,以及现有设施的权责不明晰,让不少国家望而却步。“在美国,管道的使用权和拥有权不是捆绑在一起的,管道使用权是在二级市场交易的,因此是市场来决定谁能够使用这些管道。因此对于一个开发企业来说,市场风险被减小了。”梅德洛克说。

另外,有关环境保护等问题,也需要通过长期的经验来进行规范和监管。

“所以我们该问的,不是为什么页岩气革命在美国发生,而是这个国家拥有世界上最有效率的市场。”他说。

新乡订做西装

齐齐哈尔西服定制

襄樊工作服定做

自贡工作服订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