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卷帘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快速卷帘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鲁比尼2012年全球经济犯太岁

发布时间:2021-01-21 17:05:13 阅读: 来源:快速卷帘门厂家

鲁比尼:2012年全球经济犯太岁?

岁末年初,各国的经济学家纷纷撰文,预测新的一年全球经济走势。“末日博士”鲁比尼也发布了一篇文章:2012年,全球经济犯太岁。这一预测到底是危言耸听呢,还是值得我们引以为戒。  文章分析认为:  2012年的全球经济展望非常清楚,不容乐观:欧洲的衰退、美国增长迟缓、中国与多数新兴经济体的增长大幅减缓。亚洲国家曝险于中国,拉美国家可能受商品价格降低影响、中欧与东欧国家则会受欧元区牵连。中东动荡衍生严重的经济风险。在此同时,地缘政治风险仍然居高不下,高油价将限制全球增长。  欧元区陷入衰退已成定局,程度与持续时间的长短无法预测。信用崩盘、主权债务问题、缺少竞争力与财政紧缩意味严重的衰退。  欧元区危机对美国构成可观的衰退风险。美国还必须设法因应财政吃紧、房產业减债、社会不平等日益严重与政治僵局难解等问题。  至於其他先进大国,英国正陷入二度衰退,日本的巨震后重建则将因为软弱无力的政府未能施展结构改革而无以为继。  在此同时,中国增长模式的缺陷已经愈来愈明显。房产价格下跌已经衍生连锁效应,最后将冲击开发商、投资与政府税入。建筑业的荣景已经开始消失,出口因为美国与欧元区需求疲软而受到影响。中国领导人以控制失控价格的手段为房市降温,往后必须设法再刺激增长。  问题不限於他们。在政策面,美国、欧洲与日本已经暂缓恢復持续且均衡增长所必须的经济、财政与金融改革。  文章认为,发达经济体的公私部门减债仍未全面展开,因为家庭、银行、金融机构与各级政府的资产负债表仍然吃紧。唯有比较高级的企业有改善。然而在诸多尾部风险与全球性不确定因素抑制终极需求,过剩产能仍然偏高的局面下,这些企业的资本开支与人力进用仍然保守。  社会不平等的现象导致累计需求进一步降低,因为家庭、比较穷困的个人与劳动阶级,比企业、手头较宽鬆的家庭及能够赚取资本收入的人们更易於开支。此外,随著社会不平等在全球各地引发街头抗争,社会与政治动盪可能对各国的经济表现构成另一层风险。  美国与中国、欧元区核心与边缘国家之间的经常帐失衡仍然非常严重。有序调整的必要条件是,因为开支过度而致帐户出现赤字的国家必须减少国内需求,节省过甚的国家则必须以货币增值的手段减少贸易盈餘。维持成长的前提是,开支过度的国家以货币贬值的手段改善贸易均衡,握有盈餘的国家则必须刺激国内需求,尤其是消费。  然而调整因为盈余国家抗拒调升匯率并希望赤字国家採取衰退通缩手段而受阻。由此引发的货币交手在外汇干预、量化宽松、流入资本管制等方面上演。明年全球经济展望不看好的局面下,这些交手可能升级为贸易大战。  最后,决策者的选项已经不多。货币贬值是零和游戏,因为并不是各国均可同时把货币贬值并改善净出口。货币政策将因为通胀成为先进经济体的次要课题而放松。然而先进经济体的货币政策效果已经愈来愈小,它们的问题主要源自无力偿还而不是流动性。  另外,财政政策因为赤字与负债增加等因素而受限。为金融机构援助在政治上不可行,近乎无力偿债的各国政府手中无援助筹码。20国集团的承诺必须迁就现实:虚弱无力的政府发现,它们愈来愈难以落实国际政策协调,主要因为先进与新兴经济体的世界观、目标及利益相互矛盾。  如此一来,以融资及流动性工具掩饰偿债问题,据以因应股市失衡问题,最终可能改以痛苦甚至失序的重整取代。同样,解决竞争力疲弱与往来帐户失衡问题的必要条件是,最终可能导致部分欧元国退出欧元区的货币调整。  如无减债,再加上政策余地受到严重抑制,恢復强劲成长难上加难。不幸的是,这正是脆弱失衡的全球经济来年必须面对的艰鉅挑战。  2012,欧债危机将恶化,人民币不会大幅贬值,这是中国招商银行金融市场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预测的结论。  文章认为,2011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从失败走向了新的失败,新国家干预主义经济学也没能证明自己是救世主,主要经济体几乎都在债务与增长间痛苦的寻找着平衡点。?由于2012年上半年欧猪五国特别是意大利将迎来债务到期高峰,预计欧债危机将在2012年上半年进一步恶化,意大利将是焦点战役。目前有关方面采取的措施都是治标不治本,欧洲需要从输血向造血转变,宽财政、宽货币、汇率贬值、削减福利等措施将激励经济增长,但这些措施付诸实施的可能性并不大。欧债危机将通过贸易与金融链条影响全球,逐渐将欧洲的优质核心国家德国和法国拖入困境,美国经济表现虽然好于预期,但预计明年也将受到波及,呈现前高后低的特征。  面对日趋恶化的经济环境,主要央行可打的牌并不多,上一次应对金融危机的很多措施尚未退出,各国又在普遍进行财政紧缩,要再次刺激经济,实际上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预计欧洲央行会降息及扩大量化宽松规模,美国将保持现有政策不变,同时多国央行的联合干预行动将较过往频繁。  作者看好2012年美国国债和美元的表现,看空欧洲国家国债及欧元等非美货币的前景,而日元可能会成为非美货币中为数不多的坚挺货币之一。  临近年底,人民币即期汇率连续触及交易区间下限,但这并不代表人民币即将进入贬值通道,实际上,由于官方牢牢掌握着人民币中间价的主动权,在政治博弈及扶持市场信心的考虑下,官方不会轻易做出让人民币贬值的决定。  预计人民币的升值势头将延续到2012年上半年,之后在欧债危机、经济放缓、政治博弈等因素下,有较大可能进入宽幅双向波动,人民币经过汇改以来的6年升值进程,很可能会在明年接近其阶段性的均衡价值所在,预计6.10附近将成为明年的天花板。  首先,文章分析认为,债务危机阴云笼罩全球,全球经济将在债务与增长间寻找平衡点。2011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这一年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从失败走向了新的失败,而新国家干预主义经济学也没能证明自己是救世主,主要经济体几乎都在债务与增长间痛苦的寻找着平衡点。不满的民众开始占领华尔街、占领伦敦、占领法兰克福、占领全世界……这实在是全球经济从2008年以来陷入痛苦挣扎却找不到出路的最好注脚。  自雷曼倒闭以来,所有的政府和经济学家实际上都在和一件事做斗争,那就是如何在削减庞大债务的压力下来刺激经济复苏,事实证明,几乎所有政府都遇到了难以逾越的卡夫丁峡谷——要么以经济低迷来忍受削减债务,要么刺激经济来背负更多的债务——似乎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大部分政府都选择了后一种办法,即以背负更多的债务来刺激经济,这不仅表现为政府公债发行量的激增,也表现为将民间债务转移至官方债务。  不过这种办法看来已经走到了死胡同,欧元区国家的债务危机在2011年下半年猛然升级,从希腊等小国迅速蔓延到意大利和西班牙这样的大型经济体,而且,债务危机已经引发了全面的政治、社会、经济危机,希腊和意大利总理易人,有近10个欧洲国家的政府在任期未满前就提前下台。  “幸福总是相似的,不幸却各不相同”,但如今,各国都在经受着“相似的不幸”,这相似的不幸究竟会以什么样的结局来结束,实在是一个需要好好思考的问题。  作者进一步分析指出,欧债危机将在2012年进一步恶化。  文章说,欧债危机爆发以来,我们从来都本着恶意的原则去推测危机的演化,从来没有做出过危机已经见底或者“最恶劣的阶段已经过去”之类的草率结论,好消息是我们预测对了,坏消息也是我们预测对了——欧债危机真的没有见底。我们将迄今为止能够掌握的,有关欧洲国家间债务相互持有情况和到期情况做了以下汇总,可以发现,即使有关方面做了诸多努力,但2012年上半年仍将是极为严峻的时间窗口,而意大利将成为关键性战役。  危机国未来到期债务规模呈现递减规律,其中一年以内到期的规模高达5558亿欧元,这其中可能包含了大量短期周转债务,但在经济低迷的压力之下,未来1年偿还如此规模的债务,还是一项相当严峻的挑战。  其中意大利的压力最大,1年内到期债务规模达3267亿欧元,而意大利全年的财政收入不超过7500亿欧元,意味着超过40%的财政收入都要用于支付债务,意大利必须继续大量借入新债,否则将面临财政崩溃,这也可以理解为什么欧洲稳定基金扩充至1万亿欧元的规模。  在经济低迷的压力之下,未来1年偿还如此规模的债务,还是一项相当严峻的挑战。  其中意大利的压力最大,1年内到期债务规模达3267亿欧元,而意大利全年的财政收入不超过7500亿欧元,意味着超过40%的财政收入都要用于支付债务,意大利必须继续大量借入新债,否则将面临财政崩溃,这也可以理解为什么欧洲稳定基金扩充至1万亿欧元的规模。  在危机国的主要海外债权人分布上,我们可以看到,法国的债权规模最大,几乎占到希腊和意大利的一半,西班牙的四分之一,而法国单在意大利的债权规模就高达4164亿美元,且非银行民间部门的规模非常之大。因此,无论是对希腊的债务减记,还是未来如果意大利出现债务减记,那么受损失最大的将会是法国的民间体系。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和日本在欧洲国家的债权规模很小,这一方面反映出欧洲国家内部借贷的普遍性,另一方面也解释了美国和日本为何对参与解决欧债危机并不热心。同时,一旦出现普遍的严重违约局面,那么遭受最直接打击的将是法国、德国、荷兰等欧洲国家,而美、日受到的冲击将会相对较小。  但是,鉴于发达经济体之间金融联系的紧密性,在欧洲拥有大量风险敞口的金融机构,可能会因这些金融机构陷入流动性困境等因素而受到第二轮打击。在法国的风险敞口中,以英国和美国的规模最大,英国的规模超过了3000亿美元,考虑到经济总量,英国将蒙受相对更大的损失,这也合理的解释了尽管并不受到欧元区国家的欢迎,但英国依然热衷于参与解决欧债危机。  2012年,危机国将迎来债务到期的高峰,即使不考虑动态变化,2012年的2、3、4月,仍是相当危险的阶段,尤以明年的2月为甚,该月仅意大利的债务就有近800亿美元到期。而随着这些国家借新债还旧债,后续的月度债务峰值甚至可能会创出新高。  最后,作者提出,中国难以置身度外,可能加快政策转变。做为第一大贸易体的中国,将不可避免的感受到海外市场的压力,当然目前的形势较2008年还是有很大不同,不太可能出现疾风骤雨式的外部冲击,欧债危机的负面影响将会逐渐缓释,而这一影响过程将在2012年上半年达到高峰。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