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卷帘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快速卷帘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鲁比尼希腊应有秩序退出欧元区

发布时间:2021-01-21 15:44:32 阅读: 来源:快速卷帘门厂家

鲁比尼:希腊应有秩序退出欧元区

希腊的欧元悲剧即将上演最后一幕:显然在今年或明年,希腊很可能发生债务违约,然后退出欧元区。  即使6月重选上台的新政府实施各种失败政策(导致衰退的紧缩措施与结构性改革),也只能延迟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命运,无法使其恢复成长与竞争力。希腊已陷入无力偿债、竞争力流失、外部赤字与日益加深的萧条所形成的恶性循环。解脱的唯一方法就是在欧洲央行(ECB)、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IMF)这三大债权人(Troika)的帮忙与资助下,开始有秩序的违约并退出欧元区,将对希腊与欧元区其余国家造成的伤害降至最低。  Troika日前核拨给希腊的融资案,远少实际所需的减债款项。但就算经济援助大幅提高,在难以迅速恢复竞争力的状况下,希腊也无法重返成长,而无法重回成长,其债务负担仍将无以为继。而所有恢复竞争力的可能选项,都需要实质货币贬值。  第一个选项是让欧元剧烈贬值,但这不太可能发生,因为目前德国经济强健, ECB也未准备大幅宽松货币。其次,透过结构性改革让生产力超越薪资增长的幅度,以快速降低单位劳动成本,也同样不可行。靠这个方法,德国花了十年才取回竞争力,但希腊无法继续在不景气中渡过 10个年头。再者,引导物价与薪资快速下滑的内在贬值,将导致未来五年不景气持续加剧。  假如这三个选项都行不通,希腊仅存的唯一出路就是离开欧元区。回归单一国家货币并让货币大幅贬值,将快速恢复竞争力与经济成长。  当然,这个过程将是痛苦的-不仅对希腊而言。最大的问题将是欧元区核心金融机构的资本损失。希腊政府、银行与企业的欧元外债将在一夕间窜升。不过,这些问题都能被克服。阿根廷2001年就曾让其美元债“比索化”。美国也曾在1933年采取弃用金本位制,并让美元贬值69%。让欧元债“德拉克马化”的类似作法,将是必须且难以避免。  倘若欧洲银行采取适当的大规模资本重组,面临的损失将在可控制的范围内。而为避免希腊银行体系崩溃,将需要休业与资本管制等防止失序挤兑的暂时性措施。欧洲金融稳定机制(EFSF)/欧洲稳定机制(ESM)应直接注资希腊银行,推动必要的资本重组。欧洲纳税人将实际接管希腊银行体系,作为因德拉克马化而蒙受损失的部分补偿。  希腊也必须再次进行债务重整,降低公共负债。Troika手中的希债面值无需减记,但偿债期限必须再延长十年,并调降利息。民间部门持有的希债也须进一步削减,首先可以暂停支付利息。  德拉克马贬值带给欧元区的贸易损失将是温和的,因为希腊仅占欧元区GDP的 2%。认为希腊退出欧元区的传染效应将拖累其它国家陷入危机的说法也难以成立。其它欧元区周边国家早已面临债务的可持续性与竞争力流失等困境,与希腊不相上下。  例如,葡萄牙最终也可能必须重整债务并退出欧元区。意大利和西班牙等流动性不足但有能力偿债的国家,则不论希腊是否退出,都需要欧洲的援助;若没有流动性挹注,这两国有爆发挤兑、导致违约的可能。IMF、ESM-和ECB的流动性-可用来隔离这些国家、以及其它问题国家的银行。  过去20年来冰岛和许多新兴国家的经验,显示名目贬值、有秩序的资本重组与降低外债,能够恢复债务的可持续性、竞争力和经济成长。如同这些经验,希腊退出欧元区的连带损失将是巨大的,但并非不可承受。  就像走向破灭的婚姻,最好有离婚的法规能减少两方的损失。希腊有秩序的退出欧元区势将带来剧烈的经济阵痛,但眼睁睁看着希腊的经济与社会陷入缓慢而无序地崩解则更加糟糕。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