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卷帘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快速卷帘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东部引擎大减速中国后工业化大幕开启

发布时间:2020-10-17 01:18:53 阅读: 来源:快速卷帘门厂家

东部引擎大减速 中国后工业化大幕开启

中国经济放缓的趋势正日益明显。  减速已从位于沿海的几台重要引擎开始。国家和地方统计局的最新数据显示,今年1-2月上海、广东工业品出口呈现负增长,其中深圳更是下滑10%。  在浙江省,宁波、温州的规模以上工业出口交货值分别同比下降14.2%和4.1%。而整个浙江则下降2%。  受出口萎缩拖累,北京、上海、浙江、广东1-2月规模以上工业增速分别为2.4%、4%、2.9%、5%,普遍只有去年同期增速的1/3左右。其中深圳前两个月规模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3%。这是深圳特区成立32年来非常罕见的工业负增长。  “如果3月份仍然维持这样的态势,那么这几个地方的经济增速在一季度可能只有7%甚至更低。”浙江省社科院经济所所长徐剑锋向本报记者表示。  今年国际市场不景,出口减少,对沿海经济打击较大。不过,徐剑锋认为,从长期看,经济增速放缓,与沿海地区已经进入工业化后期阶段有关。  深圳32年来罕见工业负增长  黄发静不知道自己还能挺多久。  这位温州日丰打火机公司的老板,今年1-2月接到的出口订单比去年同期下降了20%多。“国内订单起不来,欧洲经济不好,打火机市场萎缩60%,从2008年起订单就一直没恢复过来。”黄发静3月29日对本报记者说。  黄发静的微观感受与宏观全局一致。上海、浙江和广东都已录得工业产品出口负增长,导致这些地方现工业增速大幅放慢。1-2月,上海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完成工业总产值4695.2亿元,同比增长0.4%。  除了出口商,地方官员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以往我们把经济增速定为8%是留有余地,全年增长指标基本上都能超额完成,但从去年开始,情况就不一样了,年初制定指标时,就感觉没有什么余地,将经济增长稳定在8%左右需要付出艰苦努力。”北京市副市长吉林在今年2月的一次工作会议说。  今年北京、上海的经济增速目标定为8%。浙江、广东的经济增长目标为9.5%。  广东省统计局人士表示,目前的一些经济指标,为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低。广东1-2月进出口同比增长1.1%,增幅为2010年以来最低;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5.0%,增幅为2009年7月以来最低。  经济放缓已波及到地方政府的钱袋。北京市统计局的数据显示,1-2月,北京地方公共财政预算收入650.2亿元,受上年同期高基数影响,同比下降2.2%。其中与工业和服务业相关的增值税、营业税分别下降2.1%、12.1%。  而广东头两月累计完成地方公共财政预算增长9.6%,增幅同比下降13.7个百分点,为2009年12月份以来最低。  出口和限购的夹击  东部经济发达省市出现经济大幅放缓的迹象,北京市经济信息中心经济研究部主任刘岚芳认为,需要区别对待来分析。  “像广东、浙江的经济主要是受出口增速放慢的影响比较大,但是上海、北京的情况就不一样,这两个地方现在都在实施房地产限购,北京还有汽车限购,这使得消费增长不高,北京原有的一些工业也在加快向外转移,经济放慢就比较正常。”刘岚说。  北京统计部门的数据也显示,2011年北京因住房、汽车限购、首钢搬迁等原因,使得经济增速下降2个百分点。限购使北京1-2月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40.4%,上海也下降了13.9%。  深圳市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董晓远也将深圳出现32年来罕见的工业负增长归因于出口不景。“深圳出口交货值占工业交货值的53%以上,国外经济形势不好,深圳对美国、欧洲的出口乏力。”他说。  黄发静从商人的角度判断,欧债、美债危机还在蔓延,欧洲作为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市场持续在萎缩,而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突出,造成了出口贸易量的减少。国内原材料涨价,劳动力成本大幅上涨,工业生产的成本大大提高了,以及人民币汇率持续上行走势,这都使得中国出口的产品在外国市场的销量下降。  中国宏观经济学会秘书长王建判断,目前上海、北京、浙江、广东的经济增速,有可能和去年一样,位居全国倒数4名,甚至不能完成目标。  后工业化阶段大幕开启  受访的多位专家都认为,对于目前沿海发达地区的经济增速放慢,不必太过于担心,这些地区进入到了新的发展阶段,需要加快转型。  徐剑锋认为,过去30年年均经济增速为10%以上,现在后30年随着2013年适龄劳动人口总数下降,人口红利逐步结束,经济放慢1-2个点,属于正常现象。  徐剑锋经过测算发现,浙江在2008年的人均GDP已经达到6080美元,相当于1970年购买力平价的2000美元水平,与日本1970年、中国台湾1986年、韩国1990年的水平接近。  而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在经历长期经济高速增长后,正是从上述年份开始出现经济放缓,台湾经济逐步过渡到个位数增长。浙江经济进入到了工业化发达阶段,开始放慢。而北京、上海则正在步入到后工业化时期,经济增速将更低。  在徐剑锋看来,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后,北京、上海、浙江、广东,以及即将到来的江苏、山东等地,都需要加快从过去依赖投资和出口带动经济增长,转换到以发展服务业,促进消费增长带动经济增长上来。  而要发展第三产业,城市化率需要尽快提高。浙江的城市化率只有60%,与日本1970年、中国台湾1986年、韩国1990年的80%的城市化水平差距较大,潜力也巨大。  “下一步需要降低房价,使得农民工能够买得起房,从农民变成市民,通过增加收入来带动消费。”徐剑锋说。  目前一些房价松动的迹象让徐感到乐观。今年1月,全国70个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不含保障性住房)销售价格有15个城市下降。其中浙江的温州、宁波、杭州分别下降8%、1.6%和0.8%。  交通银行分析师唐建伟也认为,尽管北京上海等省市经济在一季度放慢,但全国一季度经济可能仍在8%以上。全年经济仍在8.5%。因此不可因为经济放慢就放开住房限购,否则房价再次暴涨,将不利于经济转型。  浙江的出口商们则在加快进行徐剑锋从依赖出口到开发国内消费的转型。宁波服装行业协会张晓锋介绍说,宁波有3000多家服装企业,过去大部分是做外贸的,目前已经有15%-20%的企业开始转行或者从外贸转为内贸,北京这几天在举行的服装展,就吸引了很多宁波企业参展。“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

alevel补课培训

alevel 补习

ap和ib课程的区别

英国alevel